網站首頁 | 論壇首頁 | 尋根系統 | 紀念館
 
 
胡維平和他的徽文化情結
[ 來源:胡氏宗親網 | 編輯:南山 | 時間:2009-10-30 08:09:59 ]
胡維平和他的徽文化情結
http://i.cn.yahoo.com/sea_db/blog/p_68/

2007-03-27 16:31:56 作者:佚名 來源:宣城日報   投稿方式   2006年歲末,績溪縣上莊鎮宅坦村委主任胡維平撰寫的《一個民選村長的日記》在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了,這是他2001年來繼《龍井春秋》、《胡雪巖胡適家鄉家世》后出版的第三本新書,村里人都親切地管他叫“文化村長”。那么就讓我們來認識這位來自山鄉的徽文化傳播使者,是怎樣一步一步進入人們視線的。

情有獨鐘徽文化
 
  這位“文化村長”胡維平其實只有高中學歷,完全是靠自學成才的。他的家鄉宅坦雖然只是個不足1800人的小山村,卻是個有著千年驕世歷史和厚重徽文化積淀的魅力名村。
  宅坦村的前身叫龍井,一個世家大族的匯聚之地。明清時期,宅坦人迅速向外埠拓展,足跡遍及華北、東南各省。一批在外經商做官的商賈陸續回到故里大興土木,為宅坦留下了許多獨具風格徽派建筑,飛檐翹角的馬頭墻,青磚黛瓦的宅院,精美的木雕、磚雕、石雕,意蘊深邃的門樓文化。這里不僅孕育了胡適、胡雪巖這樣的一代精英、眾多的經典名著,聚集了古徽州的靈氣和旺盛的人氣,而且完好無缺地保存了近代450年的文本檔案,贏得了“中國檔案第一村”的美譽。胡維平從小就受到濃厚徽文化氛圍的熏陶,尤其對“紅頂徽商”和“五四新文化運動先驅的傳奇經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與徽文化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”
  胡維平浩寨中學高中畢業后,他一面務農,一面開始潛心收集“明經胡”的家譜和宗譜。過了而立之年,他更是醉心于徽學研究,尤其對胡氏名人名士的譜碟情有獨鐘。只要談到宅坦村的歷史,他的臉上就會泛光,一件一件的圈點。胡維平說,“早在北宋景德三年,也就是1007年,安徽省最早的桂枝書院就建在宅坦村,培育了不少舉人進士,縣志記載的就有3個。到了明代,宗祠發育非常發達,共建了7處祠堂。到了清代,登陸縣志的就有155人之多。還出了一個被明太祖封為‘一代名儒’的胡景。新中國成立以后走出去的名人就更多,有一家7個教授中就有4個博導,教授、博士、高級工程師共有44人……”
  青年時代的胡維平立志要編寫一本徽州最好的村志,續寫胡譜;傳承、弘揚優秀的徽文化,為后人所用。改革開放給他編撰村志創造了寬松的環境。1999年3月,在第四屆村委會主任直選中,他以高票當選,在村兩委和群眾的支持下開始了辛勤的筆耕。

立志修志不凡人
 
  胡維平白天忙于繁雜的村務,晚上走村串戶,他先后走訪了村里的120多位老人,每天通宵達旦,整理匯總各種史料。
  胡維平一般寫作都安排在晚上9點以后,早上跑步鍛煉,以增強體能。為搜集更多的文史資料,他以村委會名義寄發了《致旅外人士的一封信》,收到了大量旅居美國、東南亞和港澳臺和本地胡氏后裔捐獻的資料照片和善款。為此,胡維平這樣說:之所以能編成一部村志,凝聚人心,激發大家報效祖國,熱愛家鄉,奮發有為,我認為村志就是個非常好的載體;人們可以從古村落的歷史變遷中得到感悟和啟迪,從先人的高尚品質中學會做人,學會做事。用傳統的優秀文化鞭策今人,啟迪后人,更有它的實際的歷史意義。
  據了解,村志編委會對胡維平的初稿進行了11次修編,著名徽學大師唐力行、胡昭壁、胡匡俊和績溪縣委、縣政府領導進行了具體指導,多達有5人為他作序。2001年,他的第一本志書體《龍井春秋》問世了。這部30萬字的村志,詳細記載了宅坦村政治、經濟方面的沿革、自然概貌、民習民俗,真切展示了這個古村源遠流長的歷史和徽州農民特有的勤勉、節儉、淳樸可親、與人為善的優秀品格和不甘緘默的拼搏精神,表達了對家鄉的酷愛,對故土的一往深情。上海師大博士生導師,中國社會史學會副會長唐力行給予很高的評價:“《龍井春秋》采用志譜合編是一個創新”、“涵蓋時間為明嘉靖三十五年至1990年,內容之多,價值之高,為村史資料之罕見,堪稱鄉人寫鄉土文化的典范。”
胡維平是個有心人。他一改過去單純續譜的“老八股”,與時俱進,勇于創新,賦村志以活力。既寫同姓,也寫外姓;既寫男人,也寫女人;既記先人,也記后代,使史料更加真實、全面。

三部書與一個村級檔案館
 
  這些年來在他的倡導下,誰家的子女考上了大學,村里都要召開歡送會,贈送《村志》,頒發獎學金,叮囑他們學成后為家鄉效力;而誰家不盡孝道,不贍養老人,胡維平就要帶著村民代表登門問責。村志雖小,卻以小見大,一葉知秋,從一個意義上說正是古今徽州農村演變發展的一個縮影。讀過這本書又到過宅坦村的人,都能親身感受到鐘靈毓秀的翚嶺徽水和徽文化核心區的獨特魅力。
  如今,人們在村部陳列室里可以看到這些有著珍貴收藏價值、保存完好的史料,共有6個版本107冊各類譜碟,足有一人多高。這里還有已流傳數百年的田畝冊,解放前的收租紀錄,《宗祠管理章程》;解放后的合作化手冊;生產隊的會議記錄,工分簿,木制公章;人民公社大食堂的飯菜票;大包干二輪土地承包合同……等等,內容之多、品相之好,堪稱“中國之最”。去年五月,安徽省檔案局經多次考察正式批準,在宅坦建起一個目前全省唯一的村級檔案館;績溪縣政府也決定,在檔案館的基礎上將再建一處博物館。
  出于對家鄉名人的深入研究的執著,第二年胡維平又參考了方志傳記,近人著述,通過親友鄉人回憶,開始撰寫《胡雪巖、胡適家世家鄉》,詳細記述胡氏公務私誼,家因瑣事和家鄉人眼中的名人……梳理著胡雪巖籍貫之爭的來龍去脈。他用生動細膩的筆觸,獨具匠心的視角,揭示了他們貴為帝胄的先世之謎……使人耳目一新,于2005年出版。
  而今年剛出版的《一個民選村長的日記》則從另一個側面真實紀錄了“文化村長”7年來重要的村事家事新鮮事,村民自治和建設新農村的獨白感慨,為讀者深入了解山鄉的“三農”問題提供了生動鮮活的素材。一個莊戶人,嘔心瀝血,六年完成了60多萬字的著書立說,這在眼下農村基層干部中,可謂鳳毛麟角,難能可貴。

“四不像”走上了講壇
 
  胡維平的徽文化情結,不僅僅是寫書,2002年,他還應上海師大邀請,在中國社會史第九屆年會上躊躇滿志發表演說;后來又多次應邀到南京農業大學、安徽大學演講,被聘為顧問。與別的專家學者不同的是每次都是即興演講,在與南京農大數百名大學生心與心的交流中,他旁征博引,敏捷的思維,盡意的表達,大學生們誰也沒有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來自深山的“泥腿子”。
  去年5月和7月,胡維平又一次應邀到杭州、黃山,參加了“中國商邦峰會”和“地域中國·民間文獻社會史解讀國際學術研討會”,發表了題為《龍井胡氏譜系在中國社會個案研究地位和價值》的演講。他那大聲疾呼:經濟發展必須以文化支撐,才能使社會和諧穩定的辯證關系,引起中日韓法學術界的共鳴。
  胡維平曾這樣評價自己:“不是學者,也不是專家,算不上知識分子,但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民,我是一個從黃山腳下走來的四不像”。他認為作為一個徽州人,也不為自己是胡雪巖、胡適同宗后裔沾沾自喜;同是中國人,頭頂同一塊天,腳踩同一塊地,都要靠自己的雙手、靠拼搏精神去創業,弘揚不畏艱辛的徽駱駝精神。胡維平把他的作為看成就是要向前看,把博大精深的中華徽文化融入到我們這個偉大的時代,融進現代道德規范和現代文明理念中,并發揚光大,成為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眼下,新任績溪縣人大代表的胡維平又開始忙碌起來。老胡說:“我正醞釀第四本新書《少年胡雪巖》,填補這方面空白。另外,我還正在籌辦一個名人研究會。我認為名人就是一種資源,我們績溪縣有好多名人,把它開發利用好,就能對發展經濟、提高知名度起到很大作用。”
】【打印】【 繁體】【投稿】【續投】【/】【關閉】【評論】 【返回頂部】 
熱門文章
最新文章
推薦文章
相關文章
 
首 頁
Copyright 2006-2007 http://www.amvlel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浙ICP備11010805號-1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028號 TIME 0.089150 second(s)
pc28走势图幸运28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