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| 論壇首頁 | 尋根系統 | 紀念館
 
 
近代法律的先驅 民國大律師胡震(顯伯)
[ 來源:胡氏宗親網 | 編輯:南山 | 時間:2010-01-17 20:59:35 ]
近代法律的先驅 民國大律師胡震(顯伯)

近代法律的先驅 民國大律師胡震和他的息園(圖)2010年01月09日 15:57   來源:揚州晚報   [我要發表評論][推薦朋友][打印本稿]
http://www.ce.cn/culture/rw/cn/xw/201001/09/t20100109_20772092.shtml

  民國年間,揚州舊城七巷,有一座息園,位于三元路南、萃園西側,與萃園僅隔一墻,舊為大同歌樓舊址。據《揚州覽勝錄》載,1927年,園主人購得這塊殘垣荒地,小筑園林,取息影讀書之意,故名“息園”。園中建樓五楹,名叫眺雪樓;樓下辟精舍數間,因園主人善吹洞簫,故署名簫聲館;園林雖不豪華,但在四周高柳的婆娑下,花樹雜植,竹石秀雅。園主人,就是胡震。    

  辛亥風云的勇將

  胡震,字顯伯,生于清光緒七年(1881),祖籍安徽歙縣。道光年間,其祖因家鄉頻發天災,遂移居揚州。他的父親胡壽培為名中醫,育有子女七人。胡顯伯排行老大,父親自然期望他或讀書而優則仕,或學醫而傳家業,這是少年胡顯伯面前最初的兩條人生路。由于家教淵厚,因而胡顯伯自小打下國學基礎,16歲應童生試一第中秀才。其后,他從康梁變法中看到曙光,便拋棄了求仕路行醫路,開始尋覓新的人生。

  光緒二十七年(1901)之后,清政府廢除科舉,21歲的胡顯伯考入南京兩江政法學堂,成了新式知識分子群中較早的一員,不僅學習了西方社會政治學說,更重要的是身受民族危難刺激,開始接受三民主義。1905年后,胡顯伯參加同盟會,為顛覆封建政府奔波于寧滬之間,來往于大江南北,曾在天津《大公報》發表犀利小說《亡國淚》抨擊君主立憲,引起清廷恐慌,該文未及載完,便遭封殺。

  1911年,辛亥革命爆發,民國成立,是年揚州光復。而立之年的胡顯伯以揚州唯一受過法律高等教育的身份,延聘回鄉任揚州軍政分府的政法科長。1912年,胡顯伯加入國民黨,并被選為省議員。1913年后,胡顯伯參加討袁二次革命,痛斥帝制復辟,被列入亂 黨黑名單,被袁氏政府拘傳!由于拘票誤將胡震之“震”寫成“鎮”,被胡顯伯抓住這一漏洞,才僥幸逃脫,免遭一劫。

  此后,胡顯伯雖歷經奮斗,依然看不到國民前途,天心已厭玄黃血,對國民黨喪失信心,便于1927年燒毀黨證,自動脫黨。解放戰爭期間,當局曾力邀胡顯伯恢復黨籍,競選國大代表,被他嚴拒。胡顯伯在息園每日翻閱報紙,大罵腐敗政府。

抗日烽火的士紳

  胡顯伯有一顆愛國心。1937年,日寇侵華,揚州淪陷。胡顯伯全家逃難到東臺八灶,老宅被日寇洗劫一空,結發妻子又被兵匪謀財害命,國仇家恨使胡顯伯對日寇恨之入骨!1939年他遷泰州避禍,有幸拜識一位大將軍,此大將軍正是陳毅。

  為了開辟蘇北,新四軍蘇北指揮部司令員陳毅從蘇南過江。當時的蘇北是敵頑天下,陳毅涉險三進泰州開展統戰,粉碎了韓頑拉攏二李組成蘇北反 共大聯合的陰謀。此間,38歲的陳毅二顧茅廬,兩次去水倉巷造訪已屆花甲之年的胡顯伯。胡顯伯嘆服陳毅儒將風采,遂表示,將軍飲馬江淮,胡某定義紓國難。

  1940年郭村保衛戰后,陳毅東進黃橋建立抗日根據地。頑固派省長韓德勤調用十萬兵力撲向黃橋。為了團結抗日,陳毅請胡顯伯等從中調解。胡顯伯毅然出山,呼號于決戰前夜的蘇北戰場。9月下旬,胡顯伯與韓國鈞、黃逸峰、黃辟塵、朱履先等八縣名流,齊集黃橋丁家花園,與陳毅分析局勢,研究對策,后聯名發出三函:第一電函致蘇北各軍事長官,呼吁合力對外;第二、三封電函致重慶黃炎培并轉蔣介石,控訴韓頑縱敵害友罪行,主張驅韓。9月26日,胡顯伯等士紳前往姜堰,向陳毅傳達韓德勤關于新四軍必先退出姜堰以示和平的條件。第二天,胡顯伯等出席姜堰軍民代表會,陳毅慷慨宣布新四軍顧全大局退出姜堰!其后,胡顯伯等卻聞韓頑又提出新四軍必須開回江南,一致譴責韓頑“賊子無信,天必殛之”!陳毅也曾寫道:“即到姜代表黃辟老、胡顯老、黃委員諸公,亦嘩然有受人愚弄之傷感。”

  胡顯伯等人的調停雖然失敗了,但卻暴露了頑固派的賣國嘴臉,贏得了民心,為黃橋大捷奠定了政治基礎,因而韓頑《戰報》將顯伯等誣為“無聊政客”通緝。而陳毅在黃橋大捷后,曾在紫老船廳笑談,等蘇北回到人民手中,請顯老當法院院長!并當場揮毫褒贊開明士紳:“杖國抗敵,古之遺直;鄉居問政,華夏有人!”胡顯伯辭世時,國民黨元老于右任亦以“高風亮節”挽之。

  近代法律的先驅

  胡顯伯是揚州接觸近現代法律第一人。“胡顯伯律師事務所”總部設于省會鎮江,另在蘇、揚皆設分所,曾任全國律師協會常務理事,鎮江律師公會會長。作為揚州律師業的奠基人,胡顯伯曾經夢想以法治國,他不但敢于為平民仗義,窮人委托他辯護,他常不收費用;還敢于為家鄉講話,民國初年,工商部總長張謇建議自連云港至南通開鑿運河,以利沿海運輸;胡顯伯覺得這會使揚州鹽運優勢喪失殆盡,遂據理力爭,維護家鄉利益。1934年,易君左《閑話揚州》立案,胡顯伯被邀與戴天球、韓國華組成三人律師究易團,在郭堅忍帶領下,向鎮江法院提出訴訟。孰是孰非,見仁見智,但是胡公摯愛桑梓,足見一斑。

  更難得的是,他還敢于為真理執言,營救江上青便是他律師生涯的重彩一筆。江上青因從事學運,于1928年底在江家橋被捕,后押解蘇州司前街監獄。江上青父親江石溪想起胡顯伯,原來二人皆為徽籍;且同是冶春后社詩友;更關鍵的是,皆為愛國人士。江上青遭受迫害,胡顯伯豈能袖手旁觀?遂不畏牽連,親赴蘇州省高等法院出庭辯護。探監時,年方17歲的江上青雖身陷囹圄,卻豪情說:“坐牢沒得關系,放出去再干。”胡顯伯深為佩服,于是他一面在庭外利用關系呼吁正義,形成輿論壓力;另一面在庭內憑借雄辯經驗,抓住年齡這一突破口,較量三個回合,終于贏得了這場原定為“共 黨叛逆”的官司。1929年5月,江上青釋放出獄;1939年,在任中共皖東北特別支部書記間犧牲,年僅28歲。噩耗傳來,胡顯伯痛惜不已,對人從不提出庭一節,江上青的親友對此事卻沒有忘懷。

  江上青戰友、原任江蘇省文化局長的周邨在《江上青烈士傳略》中道:“后來,經過他父親好友胡顯伯律師的辯護和營救,才得到釋放”。江上青的侄媳楊淑英在《江上青烈士的革命生涯》中寫道:“他的父親邀請了著名的揚州律師胡顯伯為他出庭辯護,終使法院關押半年后予以釋放。”江上青的七弟江樹峰在《憶先兄上青》一文中說:“開庭審理時,父親請了胡顯伯律師為上青辯護。胡顯伯先生是父親的詩友,他出庭辯護后,法院以上青年幼無知,關押半年予以釋放。”1991年,時任興化市長、胡之三子胡鍊在京參會間,江樹峰詩書贈胡氏:“風雨同舟日,難忘故伯情,板橋欣舊里,何日敘鄉心!”故伯者,即指胡顯伯。

  實業探索的大家

  1948年初,胡震病逝息園,上海《大公報》稱“揚州的張謇逝世”。張謇是中國近代大實業家,胡震博得這個名頭,實在與他涉足民生,探步經濟30年有關!

  文峰塔下,他燃亮第一點五亭星火。1920年,胡顯伯在古運河畔創辦了“江都耀揚火柴公司”,使用了“五亭橋”牌商標,后又增“騎鶴”、“文峰塔”,這些商標現存英國商標檔案館。

  蘇中大地,他投資第一批現代交通。民國時,交通梗阻著揚州經濟發展,1923年,胡顯伯入股參加了由盧殿虎創辦的商辦江北(鎮揚)長途汽車股份有限公司,參與投資建筑了六圩至揚州的14.7公里的公路。1931年前后,朱干臣在鎮江成立了福運輪船公司,胡顯伯也踴躍籌劃并入股,鎮清航線有六艘拖輪、九艘駁船,為當時蘇北之最,改變了揚州交通唯靠馬車木船的歷史。

  下河圩區,他發起第一個水利協會。1931年秋,江淮暴漲,里下河幾乎陸沉!而國民政府則將治水經費用于內戰,豢養權貴!胡顯伯一面疾呼當局鑄鐵跪像謝罪,一面組織捐款賑災,發起成立了“江都縣水利協會”,他被推為常務理事,走河岸、下湖區,修壩建閘,筑堤防澇,并與韓國鈞等合力建成邵伯壩。

  海濱灘涂,他創辦第一座試驗農場。胡顯伯曾在江蘇海岸購得2000畝地產,以股份制成立春生茂農場,農田水利、植棉指導、蠶蜂產銷、佃農管理各有分工。農場實行條田化,采取了當時創新的生產、經營、管理辦法,使用了先進的栽培技術,還引進了新式犁和播種機,并在分配上采取了375:625的業佃分成租制,沉睡的團灘蘇醒了!應該說,這是胡顯伯以資本主義企業制度和經營方式創建現代農場的嘗試。

  古城動蕩,他擔綱第一家振揚電廠。好放光明照大千,胡顯伯還在揚州振揚電氣股份有限公司掌過帥印。日寇投降后,該公司董事長祝伊才以漢奸罪被判刑。面對生產停滯的爛攤子,股東會推舉胡顯伯為董事長兼經理。為了恢復戰后用電,胡顯伯臨危受命,一上任就處于風口浪尖:政府熱衷內戰,軍隊從不付錢,地方苛捐雜稅,燃料毫無保障。胡顯伯不停奔波求煤,但電機時轉時停,電燈忽明忽暗,人稱夜半火。1948年初,胡顯伯因心力交瘁而突發腦溢血逝世。

  胡顯伯的實業探索并不輝煌,實質上他也無力拯救舊揚州。但是胡顯伯已經盡了心力,掙扎于萎靡,創業于慘淡,這就夠了。

  地方文化的名流

  胡顯伯的一生,還是文化的一生。這表現在:

  揚善。胡顯伯生前雖有巨富經手,死后棺內隨葬只有四件:一方硯臺,一顆帽頂,一個泥盒,一面會章,與墓主人生前地位形成的反差,恰恰表現了他人格的超凡境界。胡氏對己節儉傳家,一張白紙必正反兩面全部寫過,才棄之不用;五子女吃飯時若有一顆米粒掉于碗外,也須拾起吃下。而對人則以樂施面世,他將家堂取名施善堂,凡揚城善舉,他無不倡和,小秦淮河“板橋”便是他當年出資建成;每至寒冬,他自辦粥廠;每至除夕,他接濟隱貧。所以他被推為“揚州紅萬字慈善會”總會長。

  崇儒。胡顯伯詩文皆佳,為冶春后社成員,他在萃園橋賞雪,遂即景成句:“鳥飛天未煙,人立橋頭雪。”閑暇一卷在握,至老不輟。為了發掘揚州風景遺產,1936年,他策劃并捐資出版了《揚州覽勝錄》,著者王振世在自序中致謝:“其膏火紙墨之費,則均由胡君所給。”此書7卷涉及名勝160處,是繼《揚州畫舫錄》之后,又一本研究揚州風物園林的珍貴史料。

  倡教。重教育人也為胡顯伯終生所好,他曾經是震旦中學校董。對于家貧無助子女,則竭力培育,視同己出。

  好雅。曾擔任上世紀30年代“揚州風景委員會”委員的胡公還頗具風雅,他既能詩書,又精音律,自號竹西簫史,所以廣陵琴徒曲友常聚會于息園,賦詩調弦,好音不絕,完全是一派維揚文士風韻。

  胡顯伯雖然享年只有68歲,然而他的社會角色如此多彩,他的傳奇經歷如此豐富,于是,我看到了一個高密度的生命質態,一個高質量的人生運轉,我不能不對揚州的地杰人靈發出贊嘆!

  解放后,息園并入萃園,但胡公親手所植穿天榆一株,仍沖天立于園內,老干虬枝,郁郁蔥蔥!
】【打印】【 繁體】【投稿】【續投】【/】【關閉】【評論】 【返回頂部】 
熱門文章
最新文章
推薦文章
相關文章
 
首 頁
Copyright 2006-2007 http://www.amvlel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浙ICP備11010805號-1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028號 TIME 0.089103 second(s)
pc28走势图幸运28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