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| 論壇首頁 | 尋根系統 | 紀念館
 
 
鶴鳴梳洗臺 鄭武公嫁女伐胡
[ 來源:胡氏宗親網 | 編輯:南山 | 時間:2010-01-24 20:15:44 ]
鶴鳴梳洗臺 鄭武公嫁女伐胡  
 
【打印本稿】 【進入論壇】 【Email推薦】 【關閉窗口】 2010年01月18日 10:39
靳錄

http://cathay.ce.cn/history/201001/18/t20100118_20818608.shtml

  秋風蕭瑟,落葉繽紛,一只白鶴孤獨地在新鄭北關梳洗臺上空盤旋,盤旋……

  梳洗臺,俗稱梳妝臺。這臺并不雄偉高大,只不過高約7米,南北長135米,東西寬80米,臺面上只留存了兩段十幾米長、兩三米高、一米多寬的土墻,略呈弧形的墻面上長著一些高低不平的構樹之類的灌木,就像兩把古舊的木刺已不整齊的梳子。清乾隆四十一年《新鄭縣志》記述:“梳洗臺在城西北一里。舊傳鄭女嫁齊,梳妝于此。又云:鄭伯嫁女,處女其上,未詳孰是。”經過考古發掘,發現有臺上水井和地下排水管道。在臺基四周地下發現有夯土筑成的圍墻墻基遺跡。考古資料證明,此臺建于春秋,應是一處東周時期宮殿基址。

  白鶴落在了臺上的土墻上,撲棱著翅膀……

  梳洗臺,歷代多有詠嘆,姜分司《梳洗臺》:

  鄭姬渺何許,危臺今尚存。

  地委像梳缺,土蝕菱鏡昏。

  秋風悲白鶴,夜月號清猿。

  我時訪遺跡,感慨傷心魂。

  梳缺鏡昏,鶴悲猿啼,讀來讓人傷心驚魂,意亂情迷!如此一個千年古跡,男婚女嫁也本來是人生一大喜事,卻引起人們的傷心感慨,會不會有一段催人淚下的故事……

  白鶴幾經盤旋,好像有點不太情愿地落在了臺上剛犁過的土地上,用自己的長嘴梳理著羽毛……

  這是一個悲慘的故事,不忍卒聞,不忍卒讀……

  時光倒流到兩千多年前。有一天,周朝王室卿士鄭武公掘突奉命南巡胡國(今河南漯河郾城區),見到那里土地肥沃,物產豐富,是一處不可多得的好地方,況且又和自己的國家是近鄰。于是,一向以足智多謀著稱、善用權謀并且不擇手段開土封疆的鄭武公,就動起了如何將胡土變成鄭地的腦筋。滅鄶的釜底抽薪,滅虢的推聾裝啞,顯然都不太適應對付胡國。怎么辦?這可讓鄭武公作了大難。一塊嘴邊的肥肉卻吃不到嘴里,這讓他許多天寢食難安,雷厲風行是鄭武公的一貫作風,“求之不得,輾轉反側”,那不過是對一個美女的追求,而對于領土的追求貪得無厭的國君來說,大好河山不能為我所有,又怎么能夠吃好睡好呢?

  有一天,閑來無事,鄭武公正在和夫人姜氏聊天,只見自己的女兒頭上插著簪子來到眼前,正是年方二八,可人嬌娃。他才想到自己的女兒已經舉行了笄禮,已經超過了十五歲,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。于是,鄭武公眉頭一皺,計上心來:那胡君年近二十,青春煥發,還沒有婚配,如果將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兒許配給他,不愁他不就范。又一想:不妥!常言說:“虎毒不食子。”自己的女兒一旦嫁給胡君,就等于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。但是,為了鄭國的興旺發達,為了子孫的千秋大業,不要說是一個女兒,就是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。鄭武公托同為王室卿士的周公前去說媒,胡君欣然同意,自己年輕治國經驗不足,胡國也常被鄰國侵擾,如果和中原強國鄭國聯姻,老岳父又是王室卿士,常言說:“打狗還要看主面”,誰還敢再小覷胡國!這就叫“背靠大樹好乘涼”。

  開土封疆是國之大事,不僅國君有了主意,而且還要聽聽朝臣們的看法。一日上朝,武公問文武百官:“我鄭國要開土封疆,才能光大先祖功業。不知何國可以攻取?”眾臣面面相覷,無言應對,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國君壺里賣的是什么藥。這時,在武將班中閃出一人,朗聲叫道:“微臣認為,胡國可伐。胡君剛與我國結親,必定疏于防范。我主奇襲胡國,定能大獲全勝。”眾人看時,那人面如鍋底,目似銅鈴,長髯飄飄,虎背熊腰,正是鄭國名將關其思,所以,議論紛紛,不知可否。鄭武公一聽,正中下懷,心中想道:真是英雄所見略同!轉念一想:不妥,謀取敵國,關鍵是密謀,才能出奇制勝!如果決議于朝中,勢必泄露出去,又怎么能夠旗開得勝?看來光犧牲一個愛女還不夠,還要再搭上一個愛將了!想罷,武公故作惱怒,拍案而起:“胡說!胡國與我國是兄弟之國。你竟然要攻伐胡國,將置寡人何地?給我推出去斬了!”不一會兒,一個血淋淋的人頭就呈了上來。

  這時候武公早已將自己的女兒送入了大宮(即今梳洗臺),婆家的納彩、問名、納吉、納征、請期和親迎都在這里舉行。

  只是可憐了鄭姬!去到胡國才半天光景,無非是:

  情怯怯拜了高堂

  膽顫顫入了洞房

  心咚咚除了蓋頭

  羞答答進了鴛帳……

  正在這時,突然聽到大喊:“不好啦!鄭國兵馬打進城來了!”外面一片喊殺聲,胡君也顧不得鄭姬了,急忙披掛上陣,尋敵廝殺。剛出門就遇見鄭兵,一陣箭雨,胡君就去找閻王爺申冤去了!鄭姬隔著窗戶都看個一清二楚,痛不欲生,跪下對著西北鄭國國都新鄭方向拜了三拜,就用一根紅綾子結束了自己,追趕她的夫君去了!

  白鶴一聲長鳴,展開翅膀向著東南方翩翩飛去……

  “路人指說一荒基,妝閣成灰兩字遺。衰草連階墳歷歷,故宮何處黍離離。月盈空轉新磨鏡,云變難描舊理絲。欲問嬌啼臨嫁跡,野花含露記愁姿。”在這荒臺之下,是誰在讀一首古詩?荒基、衰草、墳塋、野花眾多衰敗的事物連接在一起,和新婚送嫁的喜慶氣氛形成了極大的反差,昔日的悲慘故事又像電影一樣浮現在我們的面前……

  那令人心痛的如泣如訴的聲音從梳洗臺上空傳出,不斷向周邊擴散……

來源:鄭州日報
(責任編輯:單曉冰)


】【打印】【 繁體】【投稿】【續投】【/】【關閉】【評論】 【返回頂部】 
熱門文章
最新文章
推薦文章
相關文章
 
首 頁
Copyright 2006-2007 http://www.amvlel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浙ICP備11010805號-1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028號 TIME 0.090700 second(s)
pc28走势图幸运28走势图